Tag: 天津天海

用心了!李玮锋回应天津天海零费用转让提出最后希望!

在上赛季的收尾阶段,天津天海在教练组组长李玮锋的率领下,可以说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保级,但是在保级完成之后,他们未来的前景依然灰暗。事实上,自从进入冬歇期之后,关于天津天海退出中超的消息就一直没有停止过,举报、欠薪等负面消息可以说是一直不断。

而在天津天海发布转让公告之后,球队的困难情况也是正式公布出来。自从权健集团垮台之后,天海的资金状况就一直不太乐观,目前权健老总束昱辉正在服刑,虽然不能直接出面管理球队,据悉目前天津天海的所有决定还是由他来做的,其中包括这次零费用转让球队。

在球队确定转让之后,3月14号之前,他们的未来也将正式确定下来,是走是留就要看接下来有没有投资方愿意接手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对于广大球迷们来讲,大家最为关心的还是天津天海将帅的状况了,而近日李玮锋指导也是在球队做出转让决定之后首度发声。

李玮锋表示自己实现并不知道球队要零费用转让,自己相信俱乐部应该是经过全面的考虑之后,最终作出这一决定,之后还要看具体的情况和发展。而对于自己能否接受,李玮锋表示这已经都无所谓了,俱乐部目前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
而在谈到球员们的状态时,李玮锋表示:“至少看起来还好,不可能说对他们一点影响都没有,这关系到每个人的工作和前途,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谁都不希望每天提心吊胆,谁都想踏踏实实过日子,大家都想好好踢球。我当球员的时候也吃过苦受过罪,我告诉他们,出了再大的事也要兜着,就当是老天爷的考验。最后,我希望球员们的利益能够得到保障,没有一个人是容易的。”而从李玮锋的“最后希望”里也可以看出,他对于这些球员真是用心了,上赛季他们曾一起并肩作战,而如今为难关头,李玮锋自然也希望大家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

而关于球队的未来,李玮锋表示作为教练组而言,自己是有信心打好中超联赛的,其他的事情不是自己考虑的,教练组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接手天海,并历经千难万险完成保级。这是因为教练组对这座城市和信任教练组的人有责任,同时也有义务帮助天海队留在中超。自己希望球队能活下来,并变得更加强大,教练组会继续带队训练,自己会跟着球队坚持到最后。

不管怎样,还是希望天海能够好运,希望李玮锋能够继续加油,争取在新赛季继续率队征战中超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三年中超消失仨球队 盘点一下:从甲A元年开始都有哪些球队消失了

5月24日10时,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正式发布公告:“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,我们非常遗憾地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。”重庆足球的最终结局,也是中国足球当下的真实写照。最近的三个赛季,中超就有江苏苏宁、天津天海、重庆两江竞技三支球队宣布解散,天津津门虎、广州队等也一度濒临解散或者屡屡被传出解散传闻。

事实上,从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,中国足球的顶级联赛很多球队,就一直处在“分分合合”状态,期间更是有不少俱乐部消失在了中国足球的历史长河之中。接下来,我们不妨盘点一下:

2020年5月,天津天海俱乐部正式解散。说起天津天海俱乐部,故事不少。天津天海俱乐部的前身是天津权健俱乐部。这家俱乐部组建之初可谓财大气粗,大手笔引进莫德斯特、帕托、维特塞尔等国际球星,买入王永珀、赵旭日等当红国脚,并以升班马的身份晋级中超。晋级中超后,凭借着“金元大棒”,权健曾经一度跻身亚冠参赛球队行列。

遗憾的是,随着权健集团出现问题,盛极一时的天津权健俱乐部接二连三遭到打击,最终被天津足协托管,以天津天海的名义征战中超,最终,“土豪”球队没能逃过解散的命运。

同样是2020赛季,蛰伏多年的江苏苏宁在吴曦等一众当打才俊带领下,首次夺得中超冠军,创造了球队历史。夺冠之后没多久,也就是2021年2月28日,江苏足球俱乐部正式宣布停止运营。在足协推动的包括“中性名”等一系列政策下,以及疫情造成的影响下,苏宁最终选择了解散。到目前为止,江苏苏宁仍然欠着一笔不菲的薪水。

刚刚宣布解散的重庆两江竞技,历史同样“悠久”。重庆足球是从1997年开始征战中国足球顶级职业联赛的,至今已经经历了25年。球队前身为1994年成立的武汉前卫足球俱乐部,1995年更名为前卫寰岛。高峰、姜峰、彭伟国等一众知名国脚都曾经在这家俱乐部效力,韩国铁帅李章洙、中国男足首任外教施拉普纳更是在该俱乐部担任过主帅。

1997年,球队迁至重庆,1999年与重庆红岩足球俱乐部合并为重庆寰岛红岩足球俱乐部。2000年俱乐部被力帆集团收购,重新组建为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,2017年改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,2021年改名为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。

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是从1994年开始的,甲A元年,也就是1994年甲A联赛,总计12支球队参赛,分别是:大连万达(也就是后来的大连实德)、广州太阳神(也就是如今的广州恒大前身)、上海申花、辽宁、山东济南泰山(就是现在的山东鲁能)、四川全兴、广东宏远、北京国安、八一、吉林三星、沈阳六药(也就是现在的广州富力)、江苏迈特(也就是江苏苏宁前身)。

其中2支球队在甲A时代就从顶级联赛消亡并最终解散,分别是广东宏远和八一队。

中超元年,也就是2004年,总计12支球队参赛,分别是大连实德、上海申花、山东鲁能、天津泰达、北京国安、青岛中能、上海国际(北京人和)、四川冠城、辽宁中誉(辽宁宏运)、深圳健力宝(深圳佳兆业)、沈阳金德(广州富力)和重庆力帆(重庆当代)。

2022年,中国足协正式公布了新赛季的参赛名单,具体的中超参赛球队为:山东泰山、上海海港、广州队、长春亚泰、北京国安、深圳队、广州城、河北队、上海申花、河南嵩山龙门、沧州雄狮、天津津门虎、武汉长江、武汉三镇、梅州客家、浙江队、成都蓉城。个中变化,一目了然。

根据中国吉林网统计,从2004中超元年至今,已有超过50家俱乐部消失在中国职业足球的版图上,这其中,甚至包括广东宏远、八一、广州松日、陕西国力、辽宁宏运、四川冠城、武汉光谷、厦门红狮、成都谢菲联、上海申鑫、延边富德以及天津天海等十余家中超俱乐部,他们或者解散,或者合并。其中,辽宁、延边这些曾经“名噪一时”的俱乐部,在中国足坛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当然,更多解散的,是一些并不知名的小俱乐部。

最近几年,“金元足球”泡沫的破裂给中国职业足坛带来的“退出潮”,更是愈演愈烈。2020年,广东华南虎、四川隆发、辽足、上海申鑫、银川贺兰山、大连千兆、福建天信、延边北国、吉林百嘉、南京沙叶和保定英利易通等11家足球俱乐部因存在欠薪行为且未能解决,被取消注册资格;天津天海、深圳鹏城、杭州吴越钱唐、菏泽市曹州、南京巴兰塔则向中国足协主动申报退出职业联赛。根据中国吉林网统计,2020年三级职业联赛共有16家俱乐部退出,成为中国职业足球史无前例的惨痛一幕。

2021年,虽然三级联赛退出俱乐部数量远少于上年的16家,但卫冕冠军江苏队退出所带来的震动,甚至产生了更严重的影响。卫冕冠军次年联赛开赛前退出的“魔幻一幕”对于中超联赛品牌带来的打击巨大。

2022年,中超联赛还有9天开赛,重庆两江竞技再度“发力”,又给了“扩军”的中超联赛一记嘹亮耳光。

2020年:天津天海、深圳鹏城、吴越钱唐、曹州、南京巴兰塔、广东华南虎、四川隆发、辽宁队、上海申鑫、大连千兆、南京沙叶、福建天信、延边北国、吉林百嘉、银川贺兰山、保定英利易通 2021年:江苏队、泰州远大、北京人和、江苏盐城、深圳壆岗、呼和浩特